从P50看华为的挣扎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 admin

推迟四个月后,华为P50终于问世。由于美国制裁,P50系列将不再支持5G网络,用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的话说,现在华为只能“5G芯片当4G用”。

具体来说,P50搭载骁龙888 4G芯片,售价4488元起;P50拥有搭载骁龙888 4G芯片和麒麟9000 4G芯片的两个版本,售价5988元起。

由于用得“比较节省”,麒麟9000 5G芯片的库存本来足够支持到P50的发布,但由于制裁原因,华为已经无法再使用麒麟9000 5G芯片,只能“降级”到4G。此外,高通虽然对华为恢复了供应,但也只限于4G芯片,且骁龙版本将推迟至年底发售。

这意味着,虽然解决了芯片短缺的难题,但作为5G手机最早的倡导者之一,华为不得不重返4G赛场。更是制裁困境下的一种“妥协”。要推进手机业务的持续,华为必须采取更多“妥协”的办法,以等待有可能会出现的转机。

而在19年6月就宣布要推出5G技术的科技领头羊,如今却被迫降级到4G,背后到底有多少辛酸泪?

01

华为,挺住!

2018年,华为终端业务首次超越运营商业务成为最大营收部门。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美国对华为的制裁,最直观的影响或许也就体现在这一业务上。

根据美国的禁令条款规定,相关企业在向华为交付芯片前,都需要向美国商务部申请许可。这一规定直接迫使台积电无法将最先进的芯片供给华为。为了保障当年Mate 40系列手机的发布,华为加紧了备货。受此影响,Mate 40系列所搭载的麒麟9000系列芯片也被认为或是华为高端手机芯片的“绝唱”。

于是,Mate 40系列手机也曾出现过一机难求的盛况。但即便是这样,华为手机业务也很难在短期内扭转颓势。

荣耀是华为手机业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年,华为将荣耀品牌独立,是以对抗以高性价比的国产智能手机。但受到禁令的影响,华为全线手机业务均受到了影响,为了多年的心血不被白白东流,华为于去年剥离了荣耀。

出售荣耀,也是华为2021年一季度营收下降的主因之一。这一做法并不仅仅是对华为的营收造成了影响,或许他也是华为未来手机业务要面临的“最熟悉”的竞争对手。

任正非曾在荣耀送别会上建议,新荣耀要做华为全球最强的竞争对手,超越华为,甚至可以喊打倒华为,成为新荣耀一个自我激励的口号。

高端手机芯片难以获取,又被迫离开中低端市场。在两难的境地下,华为手机业务受到了巨大冲击。

根据 Omdia 最新发布的预调研结果,全球智能手机在 2021 年第二季度出货 2.99 亿台,相比去年第二季度的 2.797 亿台,同比增长 6.9%。三星和小米以19%,17%的全球占有率拿下了第一、第二。而华为全球的市场占有率暴跌19%,全球份额仅仅只剩下3%。从去年市占率20%,超越三星首次位列世界第一的情况下,仅短短一年的时间,暴跌到如今的第八。同时,华为出货也仍在持续下滑,今年第二季度出货 980 万台,同比下降了 74.6%,环比下降了 33.3%。

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也曾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华为手机平板的国内市场高端让给了苹果,中档及低端让给了 OPPO、vivo 和小米等,海外让给了苹果、三星及国内同行。

而在这背后的手机芯片市场也接连发生了变化。联发科和高通成为了,华为手机业务重创下的受益者。

根据行业研究机构IDC的数据,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今年第二季度,vivo以1860万部的出货量领跑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占据了约23.8%的市场份额。OPPO以1650万台和21.1%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

这些智能手机制造商给联发科技Dimensity芯片组下的新订单已足以抵消来自华为的收入损失,这是台积电的另一版本。台积电在去年因华为竞争对手的订单激增而抵消了来自华为的收入损失。

国内在芯片制造方面虽有进步,在与台积电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因此,要想在这方面进行国产替代,在短期内是无法实现的。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况来说,面对手机业务的下滑,华为“无能为力”。

02

海思芯片的困境

手机芯片是华为海思的重要组成部分。IC Insights曾在其报告中指出,海思的成绩得益于母公司华为的强劲推动。据介绍,海思销售额的 90%以上都来自于华为,其中推动华为海思营收快速增长的主要推动力还是华为手机。

得益于华为在手机市场上的优势,海思也在全球半导体市场中扩大了影响力。根据去年5月,全球半导体市调机构IC Insights发布报告称,华为海思2020年一季度销售额接近27亿美元,其在全球半导体厂商(包括集成电路和O-S-D)中的排名从去年同期的第十五名一跃升至第十名,首次跻身前十。

好景不长,紧接着美国对华为的第二轮制裁来了。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于去年5月宣布,严格限制华为使用美国的技术、软件设计和制造半导体芯片。该禁令于当年9月15日正式生效。

这则禁令的出台,不仅对华为供给内部使用的手机芯片造成了影响,其对外供应的网络摄像机(IPC)和电视机芯片也受到了打击。

以IPC芯片为例,根据半导体行业观察此前的报道显示,海思IPC芯片凭借出色的性价比,占据了70%左右的市场份额,尤其是传统的行业类安防视频监控领域,海思基本占据了优势地位。

然而,因为这一纸禁令,让海思IPC芯片也面临着窘境,这也导致安防市场出现了变化。而这块市场当中,也不乏具有实力的对手来接盘。其中就包括联发科旗下的Mstar,根据2019年的报道显示,凭借极高性价比,Mstar已经从华为海思手上抢下了不少的IPC SoC份额。可以预见,在禁令的影响下,Mstar或许能抢夺更多的份额。

在这种条件变化下,华为海思举步维艰。在IC Insights发布2020年排名前15的半导体供应商排名中,华为海思无奈“出局”了。

03

华为仍在自救

“如果困境难解,华为是否可能放弃手机业务?”

在一些新闻中,得到的答案出奇的一致。华为会尽可能维护着手机业务,等待芯片供应恢复的一天,毕竟高通已得到 4G 的供货许可。另外,华为仍然想借助华为手机作为入口,来维护鸿蒙业务。

事实上,在今年 2 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曾对这一问题表明过态度,他当时表示——可以转让 5G 技术,但绝不会出售终端手机业务。

不过,在6月份却有消息爆出华为低端系列已经通过合作的方式交给了三大运营商,其中,畅享给了联通,麦芒给了电信,NOVA 给了移动。

华为手机业务越来越难以为继已是既定事实,尽管举步维艰,但华为仍在竭尽全力保住手机业务,在芯片以及其他“卡脖子”的零部件加大研发。

据报道,华为在去年 8 月就成立屏幕驱动芯片部门,海思首款 OLED Driver 已在流片。

另外,华为计划芯片厂初步试验生产低端 45nm 芯片,并希望在 2021 年底前生产 28nm 芯片,2022 年底前生产 20nm 芯片。并且华为哈勃三年投资了 40 家芯片公司;仅 2020 年,哈勃就投资了25家半导体相关企业,正在不断往产业链上游深入。

如今,华为的自救,还在继续。也希望华为在经历了困境之后,能够获得应有的收获,正如发布会结尾出现的一行字:

网站首页 新手指南支付购买配送方式售后服务
地址:昆明市五华区121大街105号园西电子广场
Copyright © 2018-2021 机世家 版权所有

电话咨询

在线客服